联系我们CONTACT US
  • 公司电话:010-67370570
  • 咨询热线:010-67370570
  • 公司传真:010-67370570
  •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九龙山金港国际5-7-602 京ICP备1104919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311
  • 防范颜色革命 俄罗斯青年政治组织功不可没
    设计与施工

_

【摘要:2000年代初在原苏联加盟共和国爆发了“颜色革命”,青年政治组织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颜色革命”对俄罗斯产生了深远影响,俄罗斯青年的政治积极性被调动起来,已经存在的各种反政府青年政治组织开始活跃,以发动“俄罗斯版颜色革命”为己任的新的反政府青年政治组织纷纷成立。这一形势迫使普京政府开始高度关注青年的力量和作用,以支持组建亲政府青年政治组织等方式严密防范在俄罗斯发生“颜色革命”。经过普京政府的周密行动,俄罗斯政局较为稳定,“颜色革命”的影响在俄罗斯渐渐淡去,这其中亲政府青年政治组织功不可没。】

随着苏联解体之际苏联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被解散,在俄罗斯政治舞台上青年运动的多样化令人眼花缭乱。如果说1990年代俄罗斯青年是被放任自流的话,那么,2000年代,在俄罗斯政治舞台上,青年则受到政府的相当关注。

1990年代,在叶利钦当局推行的“民主”和“自由”的旗帜下,出现了秋利金的俄罗斯共产主义工人党、利莫诺夫的民族布尔什维克党、巴尔卡绍夫的俄罗斯民族团结党和“光头党”等等以青年为主要成员的极左和极右激进政治组织以及极端民族主义组织,但是1990年代青年中的不安分者并不是政权的大问题,少数组织青年成员的斗殴和打砸只不过是给警察添了麻烦而已。到2000年的时候,积极的青年政治活动已经无影无踪,青年的政治积极性看起来完全消失了。但是2003年11月在格鲁吉亚、2004年12月在乌克兰爆发的“颜色革命”中,青年政治组织发挥的重要作用显示了青年人在社会政治中的重要性和有效性。这对俄罗斯产生了深远影响,青年的政治积极性被调动起来,已经存在的各种反政府青年政治组织开始活跃,以发动“俄罗斯版颜色革命”为使命的新的反政府青年政治组织纷纷成立。这一形势迫使普京政府开始高度关注青年的力量和作用,以支持组建亲政府青年政治组织等方式加以应对。经过普京政府有计划的行动,俄罗斯政局较为稳定,“颜色革命”的影响在俄罗斯渐渐淡去,这其中亲政府青年政治组织功不可没。

一、“颜色革命”与俄罗斯青年政治组织的活跃

街头政治一贯是青年人的自发势力,最符合大学生的气质与激情。对于俄罗斯街头青年政治的活跃而言,推动因素之一在许多方面都是乌克兰的例子,乌克兰“橙色革命”的火车头,正是代表着青年成为“街头的突击力量”的青年抗议运动——“到时候了!”(“Пора!”)。

2004年年底在乌克兰基辅开始的以“橙色革命”而广为人知的大规模行动,极大地影响了俄罗斯的青年。2005年在俄罗斯雨后春笋般地出现反政府青年政治组织:“不和普京一起的人”(ИдущиебезПутина)、1“到时候了”(Пора)、“接班”(Смена)……乌克兰的“橙色革命”对于政治化的青年而言成为“自由最终战胜旧精英腐败制度的象征”,受到乌克兰“橙色革命”的成功所鼓舞的俄罗斯的青年反对派“勇敢地”宣布普京总统和他的班底是敌人。被“橙色思想”团结起来的青年在街头反对政权,街头政治成为普京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

2005年不光是大量涌现准备在俄罗斯进行“颜色革命”的青年政治组织,与之同时,右翼政党,左翼政党,“统一俄罗斯”党,克里姆林宫,都开始极力吸引青年人,纷纷成立自己的青年政治组织。

2005年以来,俄罗斯所有重要的政治事件都可以见到青年人的身影:在对霍多尔科夫斯基进行审判的时候,在法院大楼前面,特警殴打右翼政党“亚博卢”党的青年组织——“青年亚博卢”(Молодёжное“Яблоко”)成员。“青年亚博卢”成员付完罚款,又带着标语和旗子去参加下一个集会;“青年亚博卢”和另一个右翼政党“正义力量联盟”的青年组织——“青年正义力量联盟”(МолодёжныйСоюзПравыхСил)吸引其他青年民主组织成立了青年抗议者的联合——“捍卫”(Оборона);参照乌克兰的“成功”经验,在俄罗斯也出现“到时候了”青年运动(在俄罗斯有这一名称的运动有两个);左翼激进青年政治组织“红色青年先锋队”(Авангардкрасноймолодёжи)定期和警察发生冲突,举行曳光火炬游行,阻断公路;民族主义分子对“青年的革命”也紧急做出反应,2005年亚历山大·杜金成立了“欧亚青年联盟”(ЕвразийскийСоюзМолодёжи),关于新运动的目的,“欧亚青年联盟”的领袖直截了当地说:“在俄罗斯发动‘反橙色的进程’”……右翼和左翼的反对派青年政治组织以及亲政府青年政治组织都在积极利用街头政治这一政治斗争方法,都激进化,这对社会构成了严重危险。

克里姆林宫第一时间注意到了“颜色革命”对于俄罗斯青年早先完全消极的行为产生的影响。对克里姆林宫而言,乌克兰“橙色革命”的打击显然是致命性的:“小俄罗斯人是怎么成功地进行公民不服从行动,看起来不开一枪地推翻了手中握有国家管理的所有杠杆的在位者的?”,“如果这种事竟然能在乌克兰发生,那么,大概有必要担心这种情况也在俄罗斯发展。”

克里姆林宫高度关切乌克兰“橙色革命”的影响可能导致削弱俄罗斯政府,从而导致俄罗斯被外在力量控制。在乌克兰的大规模不服从行动之后,认为西方可能试图通过破坏克里姆林宫的合法性和通过对群众性抗议提供帮凶行为来再现其先前的成功的看法,在俄罗斯政界成为主流。在俄罗斯许多有影响政治家、政治分析人士、甚至一些政治学学者对2004年年底乌克兰事件的解读中,“橙色的”成了给俄罗斯国内外“反俄的”和“亲美的”活动家和活跃人士贴上的标签。在占主流的俄罗斯对于“橙色革命”的解释中,很多人认为,在这一冲突中美国人起了不小的作用。在俄罗斯人当中相当多坚信,“橙色革命”是在轰炸塞尔维亚、占领伊拉克和格鲁吉亚大转变之后华盛顿也想对俄罗斯干的事情,幸亏普京的坚强领导才没有得逞。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业务范围 工作团队 经典案例 项目投资管理 设计交流 收费标准 信息中心 人才招聘

版权所有:北京龙舟空间装饰设计有限公司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九龙山金港国际5-7-602 京ICP备1104919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311     联系电话:010-67370570